• 4
  • 3
  • 2
当前的位置:首页 > 视谷观点
“十四五”文化产业发展新趋势
发布时间:2020-11-13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30分享:
    当前,我国正处于新的发展阶段,全球疫情持续影响、世界局势复杂多变、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叠加交互,共同构成新时代我国经济社会错综复杂的时代背景。“十四五”,我国正处于从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向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转段”的交汇期,将要面临许多前所未有的挑战和机遇。

  经济社会发展面临的机遇
  第一,拥有大规模优质劳动力优势。据统计,预计到2030年,我国20~50岁的青壮年人口数量将达到6.12亿人。新一代青年人口有着很多自身的独有的特点,例如“Z世代”,“Z世代”生于1995年到2010年之间,作为中国互联网时代的原住民,此类群体受教育程度高,视野开阔、思维活跃且开放,在未来国家社会发展中将起到重要作用。
  第二,具有超大规模消费市场的优势。2019年,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到41.16万亿元,按照当年1∶6.9的平均汇率折算,相当于5.97万亿美元,已经超过美国5.46万亿美元的零售总额,成为世界第一大消费市场。
  中等收入群体人数的快速增长是促成中国消费规模不断壮大的重要原因。目前我国中等收入群体的人数已经超过了4亿,并且根据预测,在未来的发展中,我国中等收入群体的人数还有望迎来大规模增长。2018年,我国居民消费占GDP的比例仅为39.4%,总消费率为54.3%,这个数值远低于大部分发达国家。因此,未来我国的消费率上升空间仍然较大。
  第三,科技创新优势日益凸显,尤其是在互联网领域,新技术的涌现越来越多。近年来我国的科研经费投入不断增长。2019年我国投入研发经费共计21737亿元,仅次于美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研发投入国。未来,5G等新技术的发展不仅是对宽带、速度的升级,更会带来一场新的内容革命、新的消费革命。

  如何抓住发展新机遇
  首先,过去国内经济循环发展以三驾马车拉动,出口部分为我国GDP贡献了部分比重。但在今年的新形势下,我国必然要将对外出口转为国内市场,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其次,习近平总书记在科学家座谈会上作出了指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和民生改善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加需要科学技术解决方案,都更加需要增强创新这个第一动力”。未来国家社会经济发展都需要在创新中去寻找出路。这要求我国的科技创新要有持久性,不能对全球化过度依赖,创新精神要体现在我们社会经济的方方面面。
  最后,要以深化改革激发新的发展活力,目前,我国部分管理体制和政策不完全适应现代社会的发展。例如,现行的金融产品的开发基本是以常规社会和经济发展需要为主,需要实物的抵押和担保。这在一定程度上并不适用于以无形资产和智力资源为主的文化和文化旅游相关的企业。

  我国文化产业发展趋势研判
  文化产业发展面临经济社会发展的高度不确定性。
  习近平总书记讲到新发展阶段是危机并存的,危中有机、危可转机的一个阶段,这就要求我们要增强机遇意识和风险意识。要准确识辨、科学应变,主动求变,才能够转危为机,实现安全高质的发展。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导致海外市场收缩,物流运输成本提升,居民预期收入降低,同时也在加剧国际贸易摩擦,让本就严峻的国内外形势在这个过程当中变得更加复杂。

  消费的增长贡献率进一步提升将利好文化产业。

  第一,在未来的发展中,我国经济增速将进入到中速区间,消费成为经济增长重要区域,文化消费将迎来利好的增长。从数据上来看,8月份,城镇消费品零售额和乡村消费品零售额同比分别增长0.5%和0.7%,增速均为年内首次转正,居民消费进一步复苏。
  第二,各类文化消费场景稳步恢复。电影院、景区、展会等各类消费场景逐步恢复,市场活力稳步提升。电影院有序恢复开放营业以来,票房收入不断提高。2020年“七夕”单日票房超过5亿元,与上年同期基本持平。
  第三,经济内循环为扩大文化消费带来机遇,同时助推新一轮“国货崛起”。我国目前与上世纪90年代的日本在消费行为上具有相似性,正逐步从奢侈化的品牌个性消费向追求性价比的理性消费过渡。

  科技创新将成为主导新发展阶段的决定性因素。
  当前,我国仍需显著改变科技投入不平衡现状,有效提升科技创新能力并强化科技进步对经济发展的支撑,才能依托技术赋能实现“换道超车”。我国数字文化产业正处于新一轮爆发性增长的前夜,呈现出三大趋势。首先,数字技术带来最大增长的一定不会是数字文化产业现有的一些细分行业,而是会催生出全新的业态和商业模式。例如外卖平台、电子货币等。其次,数字技术不仅提供丰富的文化消费品,未来还将成为文化生产的助手。最后,颠覆性的场景将会出现在生活中的各个领域。比如,不只是手机屏,未来汽车和地铁里的各种屏可能成为信息交互中心,文化消费的场景被大幅度延伸。


  数字经济推动文化新业态迅猛发展。
  2020年7月,国家发展改革委等13个部门公布《关于支持新业态新模式健康发展激活消费市场带动扩大就业的意见》,提出支持15种新业态新模式发展。数字新业态之所以能迅猛发展,首先是因为技术上的突破。数字技术提供了数据融通、资源流动、价值共享的技术底座。其次是数字技术改变了商家和消费者之间的关系,消费者的个性化需求要求商家要更加重视产品本身的价值。


  新人群、新圈层的文化需求成为新蓝海。
  随着大众个性化、定制化、体验化的文化消费需求的增长,分众化、垂直化、圈层化文化消费市场不可估量。特定客群的用户需求将带动产品创新和市场进一步细分。
  《老年消费习惯白皮书》调查结果显示,银发族的消费观念也发生了较大转变,即新老年快速崛起;品质付费意愿日益提高;健康消费方兴未艾;精神文化消费持续升温;享受型消费渐成潮流。

  然而目前适应老年人的文化产品市场有效供给明显不足。与老龄化的日本相比较,日本老年文化消费达到1125亿元人民币、老年娱乐消费1000亿元人民币,而我国老年文化消费市场尚未真正打开。未来,针对老年人文化产品的开发,应当把握住三条准则:满足老年人的真实需求、适合老年人的文化消费形式、顺应老年人的文化消费心理。

来源:民生周刊